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魅力丹东

  • 400-800-1234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8|回复: 0

-b-我们相爱的《十年》--b-53hjqoji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曲《十年》响起,E神的假音让人如痴如醉,便想起曾经的小雨霏霏,但如同这首歌覆满假音,小雨小菲将思念默默埋葬。
题记
那天昏黄光晕下飘着霏霏的小雨,秦小雨急急忙忙地从众多行人堆中冲入与哥们约定好的KTV里。
秦小雨穿着一件傻不拉几的喇叭裤,不顾营业员的问候,径直冲入大厅找人,203......。突然看见眼前冒出个数字,哎,终于到了啊!包厢里坐着个梳着类似哥们头发的人,秦小雨便顺势往那个人身旁坐了下去,不紧不慢地把手搭在他的肩头上,似有同感地说:哥们,你也等得我好辛苦啊?!那人回过头来,秦小雨才认清这是个女孩,梳着个流氓女的头发,看起来不是特别好惹的。秦小雨慌了神,愣愣地说:不好意思啊,看了这是209啊!她的嘴唇微微蠕动,没有一丝流氓女有的老气,声音提高了几分贝:你要跟我唱歌吗?E神的十年哦。啊,你也喜欢《十年》吗?咳咳,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啊!她递给他一个话筒,两人就顺着已播放的《十年》往下唱。
那一晚,秦小雨唱得很晚,最后他的哥们找到了他,诧异着他怎么会与一个流氓女想出一个包厢内,拖着他就要往他们的包厢去。他满怀遗憾地对那个女孩说:对不起啊,只能你自己唱了。嗯,没关系。女孩浅浅一笑,丝毫没有流氓女的戾气。秦小雨的哥们拉着他便要往他们包厢走,秦小雨才回过神来,嘴唇微微蠕动着。哦,我叫骆小菲。你呢?秦小雨。
不错,那一晚,闹出了小雨小菲,两人在同一时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毫无征兆的默契。

整个天空与地面都覆满了小雨霏霏,尽显缠绵,一剧惊喜正在上演。凭栏望向远方的小雨想着,脑袋发热着:嗯,小雨霏霏,小菲!骆小菲!尔后脑袋浮现在那灯红酒绿中微微蠕动的嘴唇和那黑灯瞎火下看到的模糊相貌,那道嘴唇给他的印象很深。手旁一架手机突然响起。哦,你怎么这么马虎啊!没带雨伞!你等着,我给你拿过去.秦小雨抓起那把可以说是最不漂亮的雨伞往门外冲去。
那把最不漂亮的伞四面都有着许许多多的卡通人物,但秦小雨已成年了的说。那些卡通人物向风铃似的荡尽那几滴雨,活像踮着脚的芭蕾演员在演绎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
好不滑稽!那把最不漂亮的伞配上秦小雨那傻不拉几的喇叭裤,活像一个小丑在举着许许多多惹人偷笑的东西以博以他人欢笑,惹得从小雨身旁擦身而过的路人忍不住把手掩嘴偷笑。秦小雨忿恼地回望了那些人一眼,一边愤愤于哥们的马虎,一边嘟囔着:这有什么好北京哪间医院看白癜风最好笑的!照我说,我还正常。说着说着,又一个路人掩嘴偷笑而过。秦小雨扫了一眼,那路人嘴角微微蠕动。慢着!熟悉的感觉溢满秦小雨的脑袋。他追上去,大声的问:前面走的那位,你喜欢《十年》吗?嗯?《十年》,喜欢啦!只是头仍未转过来。秦小雨。骆小菲。
前面走的那位才缓缓转过身来。秦小雨一看,她有着令人艳羡的长发,脸的双颊泛满了桃花的红,嘴角微微蠕动像在小江上飘荡的小木舟,眼角好像小女孩翘着跷跷板,一轮圆月在小雨的心理升起。咦,那天骆小菲你不是梳着个流氓女的头发吗?对啊,可我变了,而你,傻不拉几的喇叭裤!还有那把最不漂亮的伞,卡通人物也在嘲笑你啦!你没看到这是绝配吗?蛮符合你秦小雨的。是吗?骆小菲还是梳着长发好看的。呵呵......

费尽心思秦小雨终于变成了骆小菲的朋友,他终于成了小菲恒星里的一颗行星,在这过程中秦小雨感觉进入地也太容易了些。骆小菲经常对他说:你穿这样好傻啊!换掉你那身傻不拉几的喇叭裤吧!你可是我的朋友!我可没有这么傻的朋友的!
秦小雨,你还没有换啊!走!我帮你物色几件极佳的衣服来替换掉那件喇叭裤!
秦小雨。你那发型也太烂了。你就一个傻不拉几的人啊!不懂装扮呢!看看我,穿的比你好看多了!
秦小雨,我好烦啊!陪我唱《十年》啊,你那假音怎么唱出来的啊!走,去后山教教我!
多好,秦小雨即使被骆小菲啰嗦,也感觉很幸福。他觉得,那些话语竟比骆小菲令人向往的长发更加悦耳动听:那是说给一个对于她来说是真正朋友才说的,也可能。甚至是......
谁也不敢多想,兴许只是单纯的朋友。也可以说,秦小雨对骆小菲的暗恋像是挂在天上的云要地上的人看见,而站在地上的骆小菲好像视而不见。她还是整天啰嗦着秦小雨,嫌这嫌那的。
秦小雨也跟骆小菲说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嗯,听《醉想》的时候到啦!《醉想》?一个能自己唱歌的舞台啦!我可是麦霸!麦霸的假音估计比不上E神峰回路转、登峰造极的假音技巧吧?那当然,他可是原唱啦!
小雨小菲不断打闹着......

又是一天的清晨,小年一声不安的鸣叫打破了整个尘嚣。秦小雨咦?秦小雨没有听到那声就疑惑了,骆小菲一般都会在这个时候开始每天对他的啰嗦,为什么今天就没有了呢?他向窗外望去,小鸟开始往树外搬离自己的鸟巢。
两条之前彼此相交的直线也有了一定的偏角。秦小雨感到一丝莫名的恐慌。他向老地方后山跑去,他认为骆小菲一定会在那里,会在那里跟他程《十年》,朝着天怒吼。他跨出自己寝室的时候,看见骆小菲吃力提着大包小包钻进一辆小轿车内。他慌了神,站在原地几乎愣住了,轿车开动后,他才玩命的追赶,可惜轿车以极大的马力开走。就像一首歌走到了尾音,你再也无法为它加上一句锦上添花的歌词,你反复唱着它无限循环的尾音。但一段感情不像歌,每一段感情都是一首有特色的歌,有人偏爱,所以便不放手。
果然,那首歌走到了尾音。骆小菲自那天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秦小雨唱《十年》的伙伴少了一个,向天空的怒吼少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那家最好了一个柔音,缺少了一白癜风北京专科医院个为他的假音而作铺垫的人。
秦小雨很想对骆小菲说:你问我为什么能唱出那样的假音,而我得说,那是你之前所唱的铺垫。没有那些铺垫,我的假音哪会有如此逼真?这首《十年》假音峰回路转,很少人听的出来,我满以为你是那个能听出来的人的。
谁听他说呢?他说的时候,落起了小雨霏霏。

偏爱一首歌的思念有效期是多久?秦小雨往图书馆跑了无数趟,翻遍了无数的心理学书籍,可这思念绵长,尽期遥不可期。
是十年吗?秦小雨嘴边蠕动着,眼角无神地闭上。
十年浮浮沉沉,一闪而过。秦小雨叹息着:十年了,为何我的等待仍没结果?我的思念仍无法让她知道。走得那么匆忙,不给人一丝告别的空间。
桌旁的手机绕着桌沿振动,是那样极富力量。啊,你又忘了带伞?都十年了,你还......好吧,在那边等着我。秦小雨抓起那把最不漂亮的雨伞冲进他思念的小雨霏霏中,那样顺手。
街上无数的行人在避雨,早已没穿那条傻不拉几的喇叭裤的秦小雨只想着能够快点给自己的哥们送去雨伞,他冲的很急,将那些集聚的行人几乎撞开来了。有一瞬间,脚步被一阵歌声停住。
街边有一家音像店放着非常大声的收音机,正收听的是《醉想》栏目。主持人用欢快的语气问道:这位朋友,你想点唱什么歌呢?哦,我想唱《十年》,这是我和另外一个男生非常喜欢的歌,我们曾经在KTV里循环了这首歌一个晚上,那时,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我在他离开时说出了我的名字,他也同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个频道是他最喜欢听的,点这首歌来送给他。
秦小雨非常熟悉的《十年》在广播里响起。秦小雨好像没有听到之前的对话,他被这个声音弄蒙了,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在这家音像店门口停住,静静倾听她所唱的《十年》......只是假音部分......
嗯,最后我想说,唱这首歌让我想起曾经在我身旁的那位男生,他的假音唱得非常好。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把他自己的生活像这首歌一样覆满假音,我也每天啰嗦着他。他也把他对我的暗恋覆满了假音,但这并没使他的暗恋看起来更加美好......
秦小雨眼眶内泪水在打转,泪水落在那把最不漂亮的雨伞上面,沿着卡通人物的眼角直流而下,那把雨伞把泪水如雨伞四散开来。他颤巍巍地拿出手机,拨打《醉想》栏目电话。
喂,朋友,请说出你想点的歌。
早扔掉雨伞的秦小雨声音略显哽咽:我想点之前那位的《十年》,这也是我同另一个女孩在KTV里无限循环了一个晚上,她说出名字同时我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是的,这首歌覆满假音,我也曾想让生活覆满假音而让那个女孩感受到我的暗恋。我和她已经十年没有联系了,正如这首歌覆满假音,我们将思念默默埋葬......
秦小雨无力地挂掉手机,正想往车站快速赶去。
可是手机又接入了一条新的通话。
喂......
秦小雨?骆小菲?  几乎同时,毫无征兆的默契。  你听到了吗?我们相爱的《十年》......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